当前位置:亚美国际平台登录首页 › 行业资讯

行业资讯

行业资讯-亚美国际app

来源:大众网-生活日报 2013-07-13

      连日来,本报对省城“打车难”的现象和原因进行了连续报道。为何会出现打车难?作为最重要的参与者,出租车司机也有自己的苦衷。

  “赚不着钱,为什么还要在高峰期往市区跑?”的哥何军(化名)已经在省城出租车行业干了16年,他的一番话,或许代表了出租车司机的心声。

  10日,记者跟随何师傅的出租车进行了一番体验,在记录他出车营运生活的同时,也听到了一名资深“的哥”对打车难的见解。

  记者体验>>

  乘客虽多,无奈路太堵

  “等了20多分钟,到现在才打上车。”坐进出租车,冒着满头大汗的宋女士长长舒了一口气。她仔细看了看表告诉记者,她已经在和平路路口处等了20多分钟,着急地等着打车去汽车站,可一辆辆出租车从身边经过,没有一辆停下来。

  宋女士是何师傅当天拉的第7位客人,从早上7点钟出门跑到12点20分,他路上见到了太多的乘客挥手打车,他想拉却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  早上7点钟从位于天桥区某小区的家里出来之后,何师傅在泺口附近拉上了第一拨乘客,目的地是九零医院,放下乘客跑了没多远,又在师范路拉上了第二拨乘客去了火车站。

  8点30分,何师傅从火车站候车点拉到了一位路途稍远的乘客,去往甸柳庄。这个时间正好是上班高峰期,到达目的地时已经是9点50分,用时1小时20分钟,光堵车时间就长达40分钟,机打发票上的车费是26元钱,光等车费就有8元。

  “现在生意很好做,到处都是打车的。”何师傅说,现在只要放下客人,立马就能拉到下一个乘客。不过,生意虽然好做,何师傅还是不断抱怨,“修路修得太堵了,车都被堵在路上,循环不起来,市民想打车确实不太容易。”

  就这样,何师傅在拥堵的道路上前行,一上午接了7个活儿,赚了150元钱。不过这并不是他的纯收入,扣除50公里大约30元钱的燃气成本,以及每天绕不开的“份子钱”,只有70元是属于自己的。

  司机账本>>

  收入不少,成本也很高

  在出租车行业中,“份子钱”确实是催促司机每天出车的紧箍咒,也是司机账单上永远绕不开的名目。

  何师傅说,所谓份子钱就是承包管理费,出租车的经营权和产权属于出租车公司,司机与公司签订承包合同,“公司负责管理,司机则在路上拼命跑车赚钱。”

  “每个月向公司缴纳4048元的份子钱。”何师傅先给记者简单算了一笔成本账:平均下来每天是130元左右,再加上100元左右的燃气费,30元左右的保养维修费,他每天的运营成本是260元钱左右,一个月下来,总成本就是4048元的份子钱加上3000元的燃气费,再加1000元的保养维修费,总共是8000块钱左右。

  算完成本账,何师傅又算了算收入,每小时的毛收入是35元至38元,按照一天10个小时计算,一天的毛收入是350元至380元,扣除260元的成本,每天的纯收入在90至120元之间,再加上每月670块钱的燃油补贴,以及夜班司机每晚80块钱的承包费,他每个月的收入约为3000元 670元 2400元=6070元。

  “跑不够260块钱就会赔本,一个月30天每天都得在路上拼命跑。”何师傅说,一天12个小时,去除1个小时的吃饭和交班时间,差不多有七八个小时是在跑这些本钱,只有两三个小时是在为自己赚钱。

  何师傅说,受多种因素影响,白班司机月收入大多在4000元左右,而夜班司机的月收入大多在2000元至3000元之间,如果再碰到车辆维修、交通违法、乘客投诉等问题,运营成本会更高。

  “有出租车公司规定,司机在被交警罚款或者投诉之后,还要面临公司的内部处罚,包括停运、罚款等等。”何师傅说,被停运罚款,一天的成本就赚不回来了,一反一正差别很大。

  特殊样本>>

  个体司机,负担小得多

  除了这些每月缴纳“份子钱”的司机,济南出租车行业还有一批元老级人物,他们曾经历过上世纪90年代的出租车改革,不需要接受公司管理,更不需要每天扛着“必须出工上路赚份子钱”的心理负担。

  何师傅告诉记者,目前省城共有8000余辆出租车,其中200多辆是个体出租车,这部分司机拥有出租车产权和经营权,“他们都挂靠在个体出租车服务站下,每个月只需缴纳50元的管理费就可以,另外还能享受每月600元钱的油补。”

  “他们除了买车以及缴纳交强险的费用,别的运营成本跟我们差不多。”何师傅说,这就相当于这些个体出租车每个月的成本少了4000块钱,“他们的收入比我们多不少,每个月七八千不在话下。”

  不过,个体出租车或许将在不久的将来成为历史。“个体出租车的经营权和所有权都不允许转让继承,等他们到了退休年龄,这些牌照都会被收上去,重新分配给各个公司。”何师傅说,这些个体出租车司机现在的年龄大都在四五十岁,离着60岁的退休年龄已经不远了。

  司机见解>>

  出租车多了,路会更堵

  个体出租车即将成为历史,也是省城出租车行业发展的一个缩影。作为一名资深的哥,何师傅见证了省城出租车变化发展的历史,对于如何缓解打车难,他也有自己的看法。

  何师傅告诉记者,上世纪90年代,济南的出租车行业没有进行有序管理,满大街都是黄面的和夏利,“济南当时大约有100多家出租车公司,得有17000多辆出租车。”忆起当年,何师傅说,甚至两三辆车凑在一起就能开一家出租车公司。

  “那时候也没有这么多私家车,马路上到处都是出租车,根本就没有什么打车难,司机碰见一个打车的甚至都能因为抢客打起来。”何师傅说,当时的面的是5元起步,夏利是6元起步,外出打车的市民也没有现在这么多,出租车完全就是供大于求。

  随后,国内各个城市开始对出租车市场进行一系列改革,济南也不例外。“低于100辆车的不让办公司了。”何师傅说,从1997年开始,主管部门开始对出租车进行改革,“两辆面的的经营手续换一辆夏利,两辆夏利换一辆桑塔纳。”经过几年的规范发展,目前济南市场上逐渐形成了38家出租车公司、8000余辆出租车的格局。

  “市民都说是出租车少才打不上车,但是,增加了出租车也不能解决打车难的问题。”何师傅说,出租车跟公交车不一样,属于小容量的交通工具,“出租车多了会占用道路资源,造成道路更加拥挤,车辆周转不起来,司机们还是不愿意在高峰期往市区跑。”

  的哥支招>> 提高等车费用 挤掉需求水分

  “大妈出去买个菜都打车,能不出现打车难吗?”何师傅说,当年满大街都是黄面的,出门打车的市民却很少,司机都把乘客当成宝,抢着拉客。

  “现在很多市民动不动就打车,打车的需求多了,那些着急打车的市民就打不上车了,司机也会变得挑剔。”何师傅认为,要缓解打车难,还是应该通过价格杠杆来调节供求关系。

  记者了解到,济南近十年内曾多次调整打车费,2005年将起步价从6元/3公里调整为7元/3公里,2006年又调整为7.5元,2008年开始设置等待费,每5分钟1元,今年3月份又将等待费用从每5分钟1元调整为每分钟2毛。

  “调整等车费是为了调动司机们的积极性,可是到了高峰期,还是有司机不愿意营运,选择在这个时候交接班。”何师傅说,“按照现在的标准,堵在路上一个小时等车费才12块钱,加上打车费一共20块钱,按照目前的天然气价格,一个小时光烧气就得花费15元,司机宁愿不拉人,也不愿往市区跑。”

  “今年我提过建议,应该将等车费提高到每分钟5毛钱,主管部门没有采纳。”何师傅说,提高起步价可能会面临不少困难,但是将等车费提高,既可以增加司机出车的积极性,也能“将那些不太需要打车的人排除出去。”

  “现在路面上打车的市民,差不多得有四分之一是不需要打车的。”何师傅说,随着交通拥堵的加剧,要缓解打车难,通过价格杠杆调节打车中的供求关系,应该是比较好的解决方法。

  不过,这样的设想显然会遭遇来自市民的质疑,“每分钟跳2毛钱就够吓人的了,从和平路口到花园路口就得多花2块钱。”市民戴先生直言不讳地说,不能让市民为打车难买单。

分享到: